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о0О

Оо..

 
 
 

日志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歌词翻译+文字解析+中文BK【编辑中】  

2010-06-16 08:41:33|  分类: Sound Horizo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它变大!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歌词翻译+文字解析+中文BK【编辑中】 - Phoenix - 。oо0О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歌词翻译+文字解析+中文BK【编辑中】 - Phoenix - 。oо0О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歌词翻译+文字解析+中文BK【编辑中】 - Phoenix - 。oо0О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歌词翻译+文字解析+中文BK【编辑中】 - Phoenix - 。oо0О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 歌词翻译+文字解析+中文BK

歌手:
Idolfried Ehrenberg...(
井之人)
Joelle(
伊丽莎白)
MIKI(魔女,Maerz之母)
初音ミク(人偶Elisa)
Junger Maerz(幼年Maerz)

声优:
大冢明夫(日语旁白)
深见梨加(某女声,角色身份待定)
飞田展男(刺客A,某侍者)
沢城みゆき(少年Maerz侯妃,)
谷井あすか(幼年Maerz)
大川透(刺客B)
藤田(人偶Elisa幼年Elisabeth)
Sascha(德文旁白)<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吐槽:
Phoenix

 

---------------------------



《光与暗之童话》

——
之后唯有历史残存下来……
(Und nur die  Risse ist uebriggeblieben...)


哥哥:「等等啊……
弟弟:「太慢了,哥哥!」
妹妹:「慢点啦,哥哥……~~ (萝莉摔倒声)
哥哥:「对不起啊…#% (萝莉名)一定很痛吧……
弟弟:「喂!井里面有什么出来了……!」
哥哥:「你这家伙井怎么……
(三人尖叫声)

【光与暗之童话】

(Das Maerchen des Lichtes und Dunkles)


Maerz
:「那边,小心脚下哦……
Elisabeth
:「恩
Maerz:「没事吧觉得害怕吗?」
Elisabeth
:「不、比起这个我现在异常地心跳加速呢!因为这森林世界是那么的宽广啊!」
Marz:「那么!今天就带你去秘密基地。走吧!」
Elisabeth
:「嗯!」

(Marl
惨叫声————————————)

 

—— —— ——

(Drei Zwei Eins)

抬头只见圆形的天空  和摇曳的苍蓝月夜
将神之名诅咒 于深渊尽头歌唱着……

于盲目的黑暗彼端 认为那就是光  直到误会解除——
那温暖应名为  爱 却太晚知晓……

初次交到的朋友是  有着蓝色瞳孔的  可爱的姑娘  直到与她别离——
那痛彻心扉是    却无从知晓……

正如花需要浇水一般  而已  罪孽必遭惩罚  啊啊
直到《夜晚降临》(Guten Abend) 疾走的《第七个故事》(Sieben Maerchen)
与定律(神明)背道而驰——

—— —— ——

(Drei Zwei Eins)

低头只见昏暗的大地  和摇曳的绯红火焰
母亲目光的注视下  跌入深渊的底部……

「这荒凉的村庄简直就像是墓地一样呢嗯呵呵~
「伊莉莎(Elise)…童话不论何时,都是从墓地开始的呀……

           <
为何 这村子 现在 一个人都没有呢?) (——那是因为 从前 就都 死光了罢……>
<为何 从前 村里人 全都 死光了呢?) (——那是因为 黑    病 的关系罢……>
<为何 村庄旁边  森林里 有对母子呢?) (——那是以为 被 召唤过来的罢…>
<
为何 会无缘无故  召唤人过来呢?) (——那是因为啊 仅仅是它的本能了罢……>

啊啊 拼命地 将墓穴  挖掘开了 可墓穴 下面又是 墓穴——
(
墓穴 挖啊  挖啊  挖啊  拼命地挖着  也挖不完) 
合:「悲惨的时代啊」
啊啊 土地下 是尸骸  土地下面 又是尸骸  土地 尸骸——
(
啊啊  尸骸  土地  尸骸  土地  尸骸与土块的)  千层蛋糕(Mille Feuille) 
合:「惨绝的事态啊」

                                    《生存什么的》

生命的目的是
                                    《繁衍什么的》

\
杀戮吧!/   \侵略吧!/  【井】在歌唱着……

「繁殖的太多了结果是连宿主都一起杀死了呢,嗯呵呵~
「人跟大地的关系是一样的啊。来让故事继续下去吧……

【仄狭昏暗夜晚的[森林]】

(Der Wald, Der abend xxx)

刺客A:「我说啊,真的是这地方没错吗?」
刺客B:「谁知道呢……写的太乱了啊」
刺客A:「卧槽啊!你这家伙还真是……
刺客B:「哎哟!那小子,不是就是说的Thüringen魔女的小孩吗?」
刺客A:「哦!这下就好办了!」
刺客B:「嗯啊!」

踏着被夜露沾湿的苔藓的  少年的
脚步  发出哀伤而轻盈的声音  而将少年——

 

刺客A:「喂~这位少爷……
刺客B:「少爷~
Maerz:「啊?」

刺客A:「我们前来找贤女大人有事……
刺客B:「可以和少爷你一起走吗?」
Maerz:「当然没有问题了。那么我这就带你们去我母亲那里。」
刺客们:「Danke sch?n(谢谢)……



叫住的是  下流而卑贱的声音  但他还什么都没意识到……
啊啊  世人的所作所为  世间的阴险狡诈  在他被养育的过程中都还从未接触



仅仅是渴求朋友领着不请自来的客人到了温柔的母亲的所在地而后……

所见仅是——

「我回来了,母亲大人」
「住手!这孩子什么也没——

「辛苦你了,少爷!」

(Maerz惨叫声——)

Maerz——!!!!」

「【Therese Von Ludowing】,再落魄也流着Landgraf(德语:公爵)之血。可恶你们那丑陋的脑袋,别想再架在身体上!!」


「可不能让你就这样死啊!」 (击打声)

正如鸟儿拥有翅膀  而已  夜晚在悲叹歌吟  啊啊
直到《拂晓来临》(Guten Morgen) 染红那《蔷薇的庭园》(Rosengarten)
将定律(神明)辗转背负——

—— —— ——(Drei Zwei Eins)

合:「你现在所嘲笑的、这太过耀眼的时代
 因为恨着谁,或对死亡感到遗憾的话,就一定能相逢吧——
 ~「光与暗的童话(Maerchen)

「第七道坟地让复仇开始吧……

------------------------------------------------------------------------------

《于这狭小的鸟笼中》

被四角切取的一块天空  是幼时的我的世界
从窗边来到我面前的你  如同月光般  温柔地笑了……

 

Marz von Ludowing ←→ Elisabeth von Wettin
命中注定无法结合的两人的手,
却被命运无情地牵连在了一起……

是本应被深埋在  冰冷的土地下
是本应被葬送在  阴暗的历史里
那阴暗的存在——

我渴望有朋友 却连那是什么 都不曾知晓啊……

只能在模糊的时间中  暴露无助地
只能在杂色的马背上  随波逐流地
那羸弱的存在——

 

(铲土声,马蹄声)

 

侯妃:「再快点!【バルカン】」
侍者「遵命!」

侯妃:「再快点!【バルカン】!」
侍者「遵命,请抓牢了!嘿呀!」


我只有鸟笼之内的事 却连那是什么 都不曾知晓啊……
在遇到你之前 不论是寂寞的颜色 或是爱的意义 都不曾知晓啊……

你是——
啊啊 我唯一的翅膀(Fittich) 飞向外面宽广世界
啊啊 是你温柔的眼眸 教会我这一切……

Maerz
:「你看」
Elisabeth
:「哇~什么?」
Maerz:「好漂亮的花」
Elisabeth
:「哇~真的」
Maerz:「我给你戴上」
Elisabeth:「真的吗?要给我弄可爱点哦」

Maerz:「很配你哦」
Elisabeth:「真的?好高兴哦」
Maerz:「那么接下来去那边吧!」

茂密苍郁的夜之森林 脚边绽放着美丽的花朵 头顶上是满布的星辰
两人笑了出来呢……

Maerz,这森林已经无法呆了太长时间了,差不多要离开了——
「母亲大人」
「怎么了?……
「至少至少让我和朋友说句道别的话……
「也好,那孩子的话就特别允许你。去吧……
「嗯!我现在就去了」

不论怎样的幸福到来 总有别离的那一日
而之后  那是突然造访的  斜阳下的接吻

Joelle&miku
合唱:「至少就当做是我,把这孩子一起带走吧……

Maerz,绝对绝对要回来接我啊!」
「啊约定了呢……

Joelle
:「森林中的贤者作为魔女被推上了火刑台,后来我才得知了她的死讯」

无情流逝的时间带来的是
啊啊  你不在的灰色时日  以及  我不愿接受的婚礼

现在(如今)  水面摇曳的面容  是太过远去的昔日幻象(光芒)

冲动(Id)已将我燃尽  情欲(Id)已愈发满溢
自我(Ego)却清楚知晓  《除他以外无法爱上别人》

Idolfried加入合唱:在狭小的鸟笼中 翅膀(意义)消失的 这个世界里
向地面坠落的同时 如同月光般 我试着展开了翅膀……

PIA——

「对于这弱小者,被世界所拒绝、玩虐的人们,
 互相舔舐着伤口的幼稚的恋情,你会觉得可笑吗?」

将迅速上演的夜之复仇剧【第七道地平线】故事还将继续……

「来吧父亲大人正等着……

-------------------------------------------------------

《她成为魔女的原因》

Anneliese
:「这是为何?为何这无辜的孩子要承受#%不可呢?」
「关于此事的话已经说过了……
Anneliese:「能不能再#%呢,这孩子是不能自由活动的」
「不要再提了!」
Anneliese:「#%一定要惩罚的话,至少让我代替他,让他的母亲来
「都说不要再提了!」
「啊……啊啊啊啊……

Anneliese你的心情是痛苦的我可以理解。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对你无法饶恕……

孩子(Maerz) 不知光为何物的你
连视力的概念 也无从知晓……

孩子(Maerz) 从背后抱住我的你
妈咪(Mutti)光芒,非常温暖呢」这样 天真地笑着说

啊啊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把你生下的  是我 是我 是罪孽深重的《我》

「冷了吗?Maerz
「没事……

是母亲也是姐姐,是断罪者也是赎罪者
Therese von Ludowing
那不为人知晓的故事……

隐居于森林的 赎罪的日子里
收集着药草 将他们熬制成药

 

(咕噜咕噜煮药声)

Maerz加入2声部合唱:向神不断地祈祷 却传达不到
是因这戴罪之身 无权祈祷吧

至少为了这孩子  竭尽全力地去做
合:即使什么也不剩  也不会  一味地哀伤叹息

——
无伤不愈、无病不治
时间倾斜至冬季,直到森林里住着带着孩子的女贤者
这样的留言不胫而走,是充满讽刺的命运的驱使吗……

那一夜  快马加鞭来到的是  微服的侯妃
于无月的暗夜里  寄奢冀于希望的灯火
让着头发散乱的 母亲奔来的原因是
紧紧抱在怀里的 已没有气息的侯女

(
粗暴的开门声)
「这孩子还没有死……我是很清楚的,因为……她还那么有精神……
「她将来该是会成为坚强的美人的!因为是我的女儿啊!帝国中的男人们都会没法抵抗她的魅力??
「不、这种事都无所谓了,一定要让她活下去活下去啊……

将年幼的孩子托付出去  王妃泣不成声……

「请您坚强,相信贤者大人吧!」

要有生命被拯救,就要有生命被夺去。
但将这因果报应舍弃,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hoerst Du Mich

极其不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而孩子终于得到了光明
这结果真的是幸福的吗  现在也无法判断是好是坏啊……

妹妹:「Thüringen的魔女啊……
哥哥:「#%……#¥」
弟弟:「呐……你知道那个故事吗她会……吃掉你的嗷!!!!」

(尖叫声,坏笑声)

曾拥有了一个冬日的 我可爱的孩子啊
唯一心愿是你在春天暖阳下欢笑的 妈妈的——

神父:「信春哥得永生!!异端者无论如何都要被处置!
来吧各位!给【魔女】以铁锤!」
民众:「以铁锤!」


愿望如今 仅仅 设的 一束的阳光啊
        笑般 被这样夺走了
                                                                    
看吧 啊 这荒诞劇 既然如此 我就变成诅咒世界的真正的《魔女》吧……

                                                                ——
而后,【第七场的荒诞剧】将继续回环往复吧(Und die Siebte Komoedie wird sich wiederholen)……

 

  评论这张
 
阅读(191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